所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
茅台工人因酒厂扩建患上尘肺病 维权艰难
日期:2019-08-15 11:14   阅读:   来源:网络整理


卢定海在茅台酒厂的扩建工程中患上尘肺病,他现在每天坐和睡都只能在这张破沙发上。

喜头镇是贵州省仁怀市下辖乡镇,与出产名酒茅台的茅台镇毗邻,这为当地村民在茅台酒厂的扩建工程中打工提供了方便。周正兴就曾长时间在扩建工程中从事打墩儿工作。

目前,扩建工程的风钻工每天的工资可达到250—300元,如果每天都有活干,月薪可达近万元。这与当地一碗羊肉粉卖10元、平均工资不超过2000元的消费水平和薪资标准相比,的确相当有诱惑力。

与工友们一样,从2003年起,周正兴通常农忙时耕种,农闲时便到茅台酒厂的工地上打墩儿赚钱。

但在两年前,周正兴被查出患有尘肺病。由于无钱医治,他现在每天既不能躺下,也不能趴下,只能靠在椅子上痛苦地坐着。

周大友是周正兴的邻居,他在2011年11月就因尘肺病过世。周大友的堂兄弟周大文,也在2011年被查出患了尘肺病。由于家境贫穷,这两年来他为治病几乎花尽了积蓄。他们此前都曾长期在茅台酒厂的扩建工程中打墩儿。

伴随着近年来茅台酒价钱不断飞涨、需求量激增,茅台酒厂不得不年年扩产扩建,承建方以及他们的分包单位招募了大量农民工前来作业。但恶劣的工作环境产生大量的粉尘,正在缓慢吞噬农民工的生命。

眼看着身边一起长大的兄弟朋友都得尘肺病过世,周大文每天都觉得死神正在一步步逼近自己。他不得不尝试起诉用工方与茅台酒厂为自己索赔。

不被认知的尘肺病

周大文于2003—2006年间在茅台酒厂的工地断断续续地从事风钻打墩儿工作,目前被诊断为尘肺病三期,丧失了最起码的劳动能力,仅能自理生活,再也不能从事以前的体力劳动赚钱养家了。

这个43岁的农民上有老下有小,家庭的全部开销几乎全靠他一人承担。生活的压力不得不让他利用农闲间隙打工。他当时唯一的去处就是离家较近的茅台酒厂建筑工地。

周大文向时代周报回忆,彼时,茅台酒厂的建筑工地上没有任何防尘措施,包工头有时不在,也没见政府部门来检查过。

正是由于工程承包商及分包商的预防措施薄弱、农民工对尘肺病的缺乏了解,以及当地政府部门的监管失职,使得新的尘肺病案例在不断产生。

在茅台酒厂打工的日子里,包括周大文在内的所有农民工,每天按要求必须干完该干的活才能下班。

施工方与茅台酒厂并未告知农民工粉尘可能带来的危害,工人们也从来不知道打墩儿会让他们患上尘肺病。

周大文说他只想利用打墩儿赚钱养家,从来都不知道防止粉尘伤害身体。他当时甚至不知道还有“尘肺病”这种病。

离开茅台酒厂的工地后,尽管周大文停止了从事粉尘多的打墩儿工作,但他发现,工友们一个个离开了人世。

2011年,周大文发现自己出现咳嗽、胸痛、胸闷、气喘、无力等症状。到多家医院检查后,他被确诊为尘肺病。

由于没有足够的钱去大医院治疗,直到今年1月,在一个公益组织的帮助下,周大文才被送到四川华西医院接受洗肺治疗。

但遗憾的是,他的肺部已经出现肺泡,无法进行洗肺治疗,只能靠吃药和别人捐助的制氧机维持。每个月吃药的钱需要700-1000元。

而在另一边,年产已达4.3万吨、营业收入逾264亿的茅台酒厂,在贵州官方的号召下,正在朝着 “十二五”计划末期销售额达500亿元、“十三五”计划末期销售额达到1000亿元的目标进发。

茅台酒厂近几年来一直积极实施扩张策略,其中包括“十二五”万吨茅台酒工程第二期(2012年)新增2500吨的茅台酒技术改造工程。

文章来源: 皇冠体育 http://www.ksycdp.com